千树花落残_世界第一乐吹

全职原著党,cp可逆不可拆本命cp不拆不逆,乐乐世界第一可爱不接受任何反驳,伞修不虐一定都是糖,bgcp只吃肖戴,不接受任何安利,钱包脸什么不存在的

【原创】一千零一十夜

*纯小白写手bug有很多求求轻喷_(°:з」∠)_
*标题并不为实,(因为我很懒)_(xз」∠)_
*梗都是我自己想的,如果撞梗望告知,会立即删帖的_(:Ⅰ」∠)_
*更新时间不定,努力做到一天一篇,如果我那天停更理由如第二条_(:з」∠)_
*这里大花,人很好没脾气可以随便调戏欢迎捉虫_(:τ」∠)_
*都是百合小故事有时会参杂bl接受不了可以点叉或者返回键_(: 」∠)_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往下翻_(:^」∠)_


第一夜
春运的火车站内尽管是已经到了很晚也都还是一副人满为患的场面。
“喂!你在哪!”
“刚下车,人堆里挤着呢。”
曲九拿着手机站在花车站的门口看着不断进出的人群结果看到的除了人头就只有人头了,她到底还是没看见那个她一直在等的人。
“我都跟你说了坐飞机来啊!干嘛要挤火车啊”
“废话,你以为谁都是富二代啊,能省我当然省啊!”
说实话,听到这曲九被她气的直跺脚。
我都跟你说了!我报销我报销啦!
“喂,我到门口了,你在哪”
出了?在哪在哪?曲九四处望了望寻找着相恋三年但却第一次见面的恋人。
“我在站门口的大柱子底下,出门倒数第三根,白色羽绒服!”
即使是在火车站的门口人也非常的多声音也是十分的嘈杂,就算是拿着电话曲九也要不断的提高声音怕电话另一边的人听不见自己的说话声。
“喂!傻九!”
声音不是从电话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身后。
曲九猛地一转身,看着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但却比自己高小半头的姑娘拿着手机正想她挥手,而自己用自己超好的5.0视力看见了姑娘手机屏现实的通话界面,上面傻九的两个字格外刺眼。
等那个姑娘走过来曲九接着柱子上方的灯光看着她的时候,曲九感觉因为谈恋爱而浪费的这三年真他妈值了。
“咋啦,看傻啦”
虽然袁皖和曲九一般大但是看起来要比曲九成熟很多,这点曲九也知道,通过这三年的交往她对袁皖也有不少了解。
袁皖张开双臂看着曲九,“怎么,初次见面不打算给我一个拥抱。”
曲九一直盯着袁皖的脸都忘了刚说什么了,刚反应过来就被袁皖给抱住了。袁皖蹭了蹭她的耳朵,有些凉而且已经冻的开始发红了。
“等多长时间啦。”“等两个小时了。”
“你来那么早干嘛,我不是告诉你我几点来了吗,冷不冷。”
“冷。”
“那我抱抱你给你暖和暖和。”
认识三年,曲九想象过两个人见面会是什么样子,什么样的都有,曲九又好多好多话想跟她说,但是现在被她抱着的自己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暖和吗”“暖和”

我为什么还没转学(1~10)

1
潇点点第一次见到潇天的时候只有一点可以评价
一个大好人!!!
潇天第一次见到潇点点的时候只有一点可以评价
这傻妞是谁!!!

2
潇点点拎着自己两个加起来差不多有有自己一半重的行李包,不带拉杆的那种

3
她大概算了一下
就照她现在这个速度走
她走到宿舍的时候
差不多就该开始上高中的第一节课了

4
自暴自弃了
行李摔在地上不走了
那时候她已经走到了宿舍大门口
然后她想起来她的宿舍在五楼

5
“魏,你当答喔得撸乐”
潇点点抬头看着那个嘴里叼着苹果的女生
看了半天愣是没懂她说了什么

6
见对方半天没动地方潇天翻了个白眼
腾出拎着行李箱的手把苹果那开
“我说你挡到我的路了,小姐”

7
“哦,那你早说啊”
潇天又翻了个白眼
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国外高中的邀请
而来带这个学校念高中

8
潇点点站了起来把自己那两个行李箱拖走
潇天走了,头也没回
潇点点继续坐在那

9
“需要帮忙吗”
还是那个声音
潇点点抬头,说道
“你这个苹果还没吃完呢”

10
潇天转头就要走人
感觉自己有病
潇点点赶紧拉住她
感觉自己有病

【原创】306疗养院院

“总是做奇怪的梦,能方便说一下你的梦吗?”“好的,我一直在做一个奇怪的梦,已经一年了,反反复复,一直都是那个梦”“那梦里有什么特殊的标志吗”“有一串数字”“什么数字”“306”
和平常一样,一样的结果,无论是什么医生都无法给自己满意的答复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情况,不过他记住他走之前医生和他说的话,这个梦可能是要指引你去那里
“喂,这次问出来什么吗”“没,和平常一样”“诶,你说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啊,居然让那么多医生都说不上来是什么”“妈,我这不是病”
其实这是不是病邢斐都不在意了,他现在只想知道他为什么总会做一个梦,而且一做就是一年
“一次是正常两次是巧合,可以你都整整做了一年这个梦了,这不是病是什么”“好好好,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邢斐自知他吵不过他老妈自然也就顺着她来
“刚刚有个自称是你朋友的人打来电话,说找到了一家疗养院,那家疗养院有治好过像你这样的病历,说不定对你有帮助”“疗养院?叫名字”“好像叫什么,306疗养院,名字怪怪的”
306,306疗养院,数字刚好吻合,难道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那他有说疗养院的地点之类的吗”“这倒是没有,他只说了那里可能对你有帮助,如果你想去的话就联系他,他帮你安排,但地点之类的倒是一概没提”
是巧合吗?虽然邢斐一直在做这个梦但是梦很模糊,除了那串数字就什么也看不清了,现在有一个自称是自己朋友的人告诉自己喂自己找了一个疗养院,而且疗养院的名字和梦里的数字真好吻合,难道真的和医生说的一样,这个梦真的在指引他去哪吗?
“听名字就知道是逗人玩的,儿子你还是不,,,”“妈,帮我给那个人打电话”“诶,你确定要去”“确定以及肯定”“哦,好吧”
电话另一头的母亲挂了电话,而邢斐则是在想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内容,他那个所谓的朋友究竟是谁,为什么知道他发生了这样的事,而且为什么要推荐他去那个疗养院,问题太多让邢斐有点头大,他决定还是等那个所谓的朋友的消息再来解释这一系列的问题吧
邢斐回到家后母亲告诉他电话已经打过去了,过两天医疗院的人就回来接他,单两天过去了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他那个所谓的朋友也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也联系不到了
事情过去的第四天的早晨,刚起床的邢斐看到自家楼底下停了一架直升机。
哦,直升机啊。等等,直升机?!
刚睡醒还没多久的邢斐一下就精神了,他们家住的事居民小区,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人开直升机而且看看那直升机价值不菲的样子,估计小区也没人开得起
“妈!咱们家楼下怎么多了一架直升机啊”
邢斐立刻跑向客厅,但他却发现自己家里也多了一个人,就坐在他家的沙发上可能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做头看他
看到那个人邢斐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让他惊讶的不是张漂亮的脸而是那双异于常人的红色瞳孔
“一大早上鬼叫什么,没看见家里有客人吗”母亲开始责怪他了看出来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这位是吴大夫,是306疗养院的主治大夫,是来接你,楼下的直升机就是他的”怪不得能让老妈恭恭敬敬的
做着沙发上的红瞳男人站了起来,从衣兜内拿出来了一张明信片递了给他,明信片都是镀金的,可想儿知这位是有多土豪
名片上印着吴凡两个大字而后面则是360疗养院的字样
“我叫吴凡,是306疗养院的主治医生,你有位朋友和我们诉说了你的情况,我们疗养院也有过相似的病历,所以我相信只要你配合我们治好你的病并不是难事”
吴凡的声音带着磁性听着很容易让人上瘾的那种类型,邢斐在心中庆幸了一下,幸好自己不是弯的
“我这次来就是专程来接你,因为前两天的医疗院的忽发状况所以延迟了来接你的时间,非常抱歉”“没事没事,只不过晚了几天而已,我不建议的。需要我去收拾东西吗”“不用了,疗养管里有这你需要的一切,只要你人和我走就好了”说完还冲他笑了笑,邢斐在心里暗骂自己为什么不是个弯的
人长的好看就什么表情都好看,这是句名言
既然不用收拾东西邢斐自然就剩下了很多的时间,在和自己母亲说完再见后很快就和吴凡上了飞机
飞机上没有驾驶员,邢斐一直以为是吴凡在开飞机但他错了这家飞机是全自动导航的,自动驾驶自己飞,邢斐再看看吴凡着一身一件至少要六位数的衣服,想着为什么他这么有钱还要去当医生啊
“疗养院不在国内吗,要做直升机过去”“嗯,疗养院建立在私人小岛上,一般人是找不到的”说着吴凡有冲他笑了笑,“放心,很快就能到了”,邢斐捂着心脏转身背对着吴凡,感觉自己要弯
“我们到了”“诶?这么快”
感觉只过了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但邢斐又看了一下自己的表,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对于面前的这个建筑邢斐只能说这个根本不是什么疗养院而是一栋别墅或者用城堡来形容它更贴切一点
“欢迎来到306疗养院,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疾病,我们都能治好”

【原创】306疗养院

又是平静地一天,什么都很好,风平浪静,天是湛蓝色的,一片云也没有,一切都如平常一样正常,甚至正常有些不正常了

“欢迎来到疗养院,请问你有什么病吗”“我没病”“当然,来我们这的人都会说自己没病,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我真的没病”

邢斐现在都不知道他来这个疗养院要干嘛,他是听从朋友的意见来这里的,因为从某一天开始他就不断做奇怪的梦,而他的梦里一直有一串数字,306

与其说这里是疗养院还不说是精神病院,从医生到病人,没有一个正常的,总是以调戏他为乐趣的古怪医生,一个gay里gay气的伪直男,一个三天两头就想着自杀的博士,一个追求极度完美的艺术家,一个永远睡不醒睡醒就吓人的歪果仁,一个成天神经兮兮的妹子,还有一个任劳任怨照顾着全疗养院的小保姆

邢斐感觉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假医院

“来到疗养院就是为了治好你,我相信,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们就一定会治好你,你相信我吗”,信,信你就有鬼了,邢斐现在只想回家,他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来到这个神经精病院,他想找到做怪梦的原因但他是真的不想和一帮神经病住在一起

我叫解凄然,我在解家,我不快乐

日常欢乐向,原创人物视角,写的不好还望少喷(其实根本就不会有人看) 主cp瓶邪黑花,少量胖彩 小段子体,非常短小

我现在坐在床上,顶着一头鸡窝,四十五度犹豫望天(天花板),现在我只有一句话要说
在下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不当讲
我从房间跑了出去,直奔厨房,寒假还不让我睡个好觉啊,黑瞎子不是出去倒斗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但回来就回来了,没事折腾厨房干嘛啊
从自己房间到厨房只有一个客厅的距离就几部而已,单就在走着几步的时间里,我心中早刷屏了一万次了
“黑瞎子你一大早能不能别折腾人”“诶呀,你醒了啊,我吵到你了吗”
诶声音不对啊,我抬起头看了一眼,还真不是黑瞎子
“爷,你干嘛呢”
看见花儿爷自己就直冒冷汗,心里想着不应该啊,想花儿爷这样从来不进厨房,连糖和味精都分不清的人居然亲手进厨房做饭了!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既然醒了就帮我尝尝蛋糕”
蛋糕?我看一眼花儿爷手边那个卖相还不错看起来应该很好吃的蛋糕。这是他做的?说真的,自己真的多少有点不信,但再看看他身后几个打碎的鸡蛋还有满操作台的奶油外加撒的到处都是的面粉,我信了
这蛋糕卖相不错应该也不会太难吃吧,我咋看着花儿爷一脸快尝尝的表情自我安慰着
有句古话叫什么来着?哦,实物不能光看它的外表,特别是食物
在我拿着小叉子吃下第一口后,满脑子就一个想法
“爷,你这是要毒死谁”
吃完后我是满脸的生理盐水啊,一块蛋糕能吃出三种口味来,我相信这一定不是我的味觉问题
“好吃吗”
说真的,看着你的期待我真的不好意思说不好吃啊
“好吃”,我知道说违心话是要遭雷劈的,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那就好,瞎子今天过生日,我也想个他个惊喜”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嘛,能有什么事可以认堂堂解当家亲自下厨
花儿爷想给黑瞎子个惊喜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如果爷你想让他的生日边成忌日的话,说多少我还是不赞成的
“要不我陪你一起做一个吧,反正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我虽然没做过蛋糕但我还是分的清油盐酱醋的,而且我也围观过黑瞎子做小点心的,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啊
那天晚上,我是去胖子家住的
“怎么回事,丫头你来我这花儿爷知道吗”“知道知道,你放心吧”,知道就有鬼了呢,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蛋糕做的很成功,虽然看起来没我吃的那个好看但我绝对可以对天发誓绝对吃不死人
说真的,我现在很讨厌奶油,看着就想吐
黑瞎子回来了我们做完蛋糕也没多久,花儿爷刚拿着蛋糕出去结果还没走出厨房就摔着了,罪魁祸首就是那该死的奶油
黑瞎子是听见声音跑进了厨房把花儿爷扶了起来,万幸的没摔出什么事来,单蛋糕就不一样了,自己很好奇,这玩应是怎么这么准全乎自己脸上的,单丛那一刻起,我就发誓,再也不碰奶油了
蛋糕是毁了,惊喜也没了,但我看出黑瞎子他还是很高兴
蛋糕是重做了但不是我和花儿爷一起做的,是他们两个一起做的,我清理脸上的奶油在换了一件衣服
我又去了厨房,两个人还在那里做着蛋糕,不过那背景还真是慕煞旁人啊
“我去胖子那里,今晚就不回来了”,我冲厨房喊了一声就跑出去,给知道他听没听见
今晚的时间就留给你们俩了,我就不添乱了

我叫解凄然,我在解家,我不快乐

日常欢乐向,原创人物视角,写的不好还望少喷(其实根本就不会有人看) 主cp瓶邪黑花,少量胖彩 小段子体,非常短小

“元旦快乐!” 今天是我不上学时起的最早的一天,因为今天花儿爷说要带我出去玩,这也是我来解家过的第一个元旦
“哟,起的这么早,我还以为你要天亮才起来呢”,黑瞎子永远起的是最早的,早饭都是他做的,在我知道他是一个‘地下工作者’后,我深切的怀疑他有做厨师的手艺为什么还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今天小三爷和他家闷油瓶子还有秀秀姐胖子不是要来吗,我当然要早点起来打扮打扮”“就你,还打扮,打扮成什么样,你衣柜里有一件女孩子的衣服”
讲真,黑瞎子啥都好对我也特别好,但就是那是那张嘴,太欠!
早餐是牛奶和三明治,三明治里面有沙拉酱,但我还是比较喜欢花生酱,也因此黑瞎子经常吐槽我口味怪。我不喜欢牛奶,非常不喜欢,但是花儿爷告诉我如果不喝就长不高的
“花儿爷还没醒吗”“没有呢,一会我去叫他”“你做你的饭吧,我去”
其实我还是有私心的,为了不喝牛奶
我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害怕会吵醒现在躺在床上的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我没有先叫醒他,蹲在床边看着还在睡觉的花儿爷,花儿爷的那张脸真的特别好看比我们班的班花还好看,我用手戳了戳他的脸,软软的还有弹性
“干嘛呢”,我被那一声给吓到了,手跟触电似的抽了回来,还往后退了几步,“吓死我啦,你什么时候醒的”“就在你刚刚推门进来的时候” 合着我进来的时候你就已经醒啦,刚刚完全是你在装睡啊
“元旦快乐”“嗯,元旦快乐”“黑瞎子做完早饭了,你快点起来吧”说完我就没出息的跑了 “这么快就出来了”“嗯,我回房间换衣服啦”“这丫头,怎么了”“谁知道呢”
我是逃回了房间但并没有想说的那样换衣服也没有打扮自己,和黑瞎子说的一样,我的确没有女孩子该穿的衣服也没有女孩子该用来打扮自己的东西,唯一一条裙子还是我刚到解家秀秀姐给我买的不过是条夏裙现在已经穿不了了,也不是花儿爷不给我买,花儿爷不止一次和我提出要给我买一些女孩子该用的东西,但都被我拒绝了,我不适合用那些东西我穿着不好看 我窝在房间里也没事干,离秀秀姐和小三爷他们来也需要一段时间,我已经无聊的开始作我的数学卷子了
“过节还不忘学习啊”“我去!” 后面忽然传出来的声音吓了自己一跳,转过身去才发现是小三爷 “我说你们一个两个这么吓我好玩吗?”“挺好玩的”,这个腹黑变态是谁这肯定不是我善良天真的小三爷,把我小三爷还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没多久,我们也是刚到,出来吧,大家都等着呢”“好勒” 我把手上的笔撂下后就和小三爷出了房间,和他说的一样大家都已经到了
“秀秀姐”过去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出入解家的时候我还不习惯新的生活一直都是秀秀姐陪着我,“丫头,也给你胖爷我来一个拥抱呗”“我才不要,你什么时候把我生日礼物补上再来和我说话”我从胖子作了一个鬼脸,谁让他总是逗我玩
“好了,先别抱了,还出不出去了”“当然出去~”
我们几个人坐着花儿爷的车去庙会,我想去花宴好久了可是北京雾霾重啊,不过今天元旦老天爷也算给我面子,天气终于有所好转是个大晴天
花儿爷的车最大的特点就是够大,我们七个人都能做的下,黑瞎子负责开车坐在驾驶的位子,胖子因为太胖太占地方而被我们果断的踢到了副驾驶,小三爷和他家瓶子坐在后座的右边,我、花儿爷和秀秀姐坐在左边我坐她们俩个中间
去庙会的路不是很远,开车去的话二十分钟就能到,但前提是不堵车,然后我们就在二环堵了一个小时
堵了一个小时后我们几个人也算是到了,但可能是因为过节的原因庙会有很多人,有点挤
黑瞎子塞给了我一大把毛爷爷让我自己去疯,看起来并不怕我走丢或者是被人拐走之列的,但我还是选择和秀秀姐和胖子走,安全
最后有伴的结伴走没伴的自己组团走,花儿爷和黑瞎往北走小三爷和闷油瓶往南走秀秀姐抛弃大部队自己去采购只剩我和胖子相依为命
“哪的羊肉串好像不错,吃不”“走起”
于是我们两个什么也没买就是沿着庙会把能吃的给吃了个便
晚上集合的时候闷油瓶手上有几个袋子黑瞎子手上有几个袋子秀秀姐手上有好多袋子,我和胖子手上有好多吃完剩下的烤串的钎子
“晚上包饺子你们俩还吃不吃了”“吃”一口同声这就是所谓的吃货的默契
晚上包饺子,三鲜馅的
胖子和面闷油瓶和小三爷擀饺子皮花儿爷和黑瞎子包秀秀姐把包好的饺子放到锅里住,我被赶出来去客厅看电视
饺子好的很快一会就出锅了,虽然说是普普通通的饺子但闻着就特别香,以前可是连饺子皮都没吃过呢
我吃了第一个饺子,但因为刚出锅所以很烫我又太心急嘴巴被烫了个正着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真的?我不自觉的往胖子那边看了看
第一个饺子被我吃了而且还吃到了钱。这是我来到解家的第一个元旦,和老乞丐说的一样,很美好

我叫解凄然,我在解家,我不快乐

日常欢乐向,原创人物视角,写的不好还望少喷(其实根本就不会有人看)
主cp瓶邪黑花,少量胖彩
小段子体,非常短小

我又被找家长了,原因是打人,这次是黑瞎子亲自来的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听话的学生,没事就打架,一点学生样子都没有”
“看把我们家孩子打的,万一打出什么事来该怎么办”
“你们家长都是怎么当的,孩子这么不听话都不知道教育一下”
“不仅学习不好而且还没礼貌,连句对不起都不会说”
好讨厌,明明是他先来惹我的,为什么什么都要赖我,我才是受害者啊。我站在那一动不动老师的批评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黑瞎子就站在我旁边双手插兜没有和平常没有什么变化,他也什么也没说
我没有道歉黑瞎子也没有和对方家长道歉,留下一句话就带我走了
“我这可是个女孩你那是个男孩,而且她还比他小,连女孩都打不过只能说明你儿子没本事”
我们俩沿着路边走谁都没睡一句话,路快走到一半了黑瞎子忽然停下来揉了揉我的头
“委屈就哭出来,没什么好丢人的”
听了黑瞎子的话刚刚憋了半天的泪终于流了下来
“我,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为什么要把全部都怪到我头上,明明是他,先惹得我”“是是是,你没错”
黑瞎子也没有管我就让我哭个痛快,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想我应该要习惯但心里还是不明的委屈
我没资格哭,解家给了我很多花儿爷给了我一个家黑瞎子给了我家人的爱我已经拥有了很多了,我没资格掉眼泪
我和黑瞎子坐在马路牙子上,他抽着烟我坐在旁边抱膝哭着,也不知道是眼泪都流干了还是情绪被发泄出来了我也就哭不出来了
“哭够啦”“嗯,,,”“你是女孩子吗,要是有什么难受的地方就发泄出来,像你花儿爷似的,花儿平时有什么不好受的地方也喜欢抱着我”“那花儿爷会哭吗”“有时候也会,不过哭是你们女人的特权,花儿虽然长的好看但他也是男人,让他流泪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而且轻易让爱人流泪要我还干嘛”
如果是平常我一定会大骂脱团狗但我今天却一句都说不出来,比起花儿爷自己这些算什么
“花儿爷要听到你这么说一定感动哭了”“哭不哭我不敢保证但感动是必须的”“噗,你敢不敢要点脸”“得了,哭够就回家 花儿还等着我回家做饭呢”
黑瞎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又拉了我一把
“你们女人有很多特权的,你要学会这些特权”“特权?要是我有花儿爷也有,晚上吃什么”“吃花儿喜欢的”“脱团狗!!!!”

我叫解凄然,我在解家,我不快乐

ooc预警!!!
日常欢乐向,原创人物视角,写的不好还望少喷(其实根本就不会有人看)
主cp瓶邪黑花,少量胖彩
小段子体,非常短小

我是个被花儿爷捡回来的孩子原来是一个小乞丐,当然花儿爷可没那么有爱心,天下和我一样的乞丐有很多要是他难道都要捡回来,我会被花儿爷捡回来完全是我无意间帮了他
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站在我面前穿着名牌西装开着跑车的男人和我那天大半夜在雨里捡到的男人是一个人
不过看哪张一模一样美人胚子的脸,应该是一个人
“那天晚上就是这小丫头救了你”“对,是她”“不太可能吧”“怎么不可能!要不是我把他捡回来他早在外面挂了!!”“哟,小丫头年龄不大嗓门还挺大啊”
原来和他站在一起的男人忽然走到了自己面前蹲下,我也处于警戒状态,手里的长木棍横在面前我这么多年的打狗棍法可不是白练的,想着他要是干对我做什么我就一棍子抡死他
“哟,还挺警惕吗,你多大了”“管你屁事”“嗓门大脾气也大啊”不是我不告诉他自己几岁了,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几岁了
“眼睛上的疤怎么来的”“跟野狗打架的时候那疯狗抓的”“不得了了,你看起来也不大都开始给野狗打架啦”“谁告诉你我不大!我今年都十二岁”“得了吧,就你这个头,最多六岁”“我长慢不行啊!”
这家伙就是个无赖,自己说什么都跟着拆台
“你这只眼睛还看的见东西吗”“,,,看不见了”说着话的时候我没了骨气,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为了一块馒头居然去和一只那时候差不多和自己一样大的野狗打架,虽然打赢了但我却丢了一只眼睛
“还是个小瞎子啊”“我呸,我才不是小瞎子,我只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东西又不是两只都看不见!倒是你戴个墨镜,看起来到跟个瞎子似的”“我的确是个‘瞎子’,我叫黑瞎子,小瞎子你看咱俩都是瞎子,要不你跟我走得了”
人贩子?不会,看那个男人穿的就知道他肯定差钱,而且自我还是个半瞎买了也不值几个钱,那这个想干嘛
“我可以跟你走,但你养的我吗!”“哟,连我后面哪位我都养的起,我为什么养不起你个小瞎子”“我不是小瞎子!!”
“好了,你别逗她”穿西装的男人终于说话了,声音和我把他捡回的时候不同了但相貌不会变我还认得他
“要不要和我走”“去哪”“好地方啊”“我真不值几个钱,真的”
那个男人好像是被我哪句话给逗到了开始笑了起来,好看的人无论什么表情都好看
“你知道这位是谁吗”“不知道啊”“那你那天晚上为什么要救他”“我犯贱行了吧”
带墨镜的男人啧了一声,吐槽现在的小孩越来越不会聊天了
“你想要什么”“什么要什么”“你要什么才肯和我走”“你给我买一个对街的豆沙馅馒头,我就和你走”“没有别的要求了”“没了”
带墨镜的男人乐了站起来去了对街买了几十个馒头给我,看到馒头我眼睛都发绿光,想我这样每天都要却垃圾箱里找吃的人,能吃到好的馒头就已经是最大的奢侈了
拿起馒头就是一顿胡吃海塞,我已经好久没吃过东西了现在就算让我把这十几个馒一口气头全部吃完也没问题
“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十个馒头很快就被吃完,那个带墨镜的男人还给了我一杯豆浆让我消化消化
“馒头也吃了,现在可以和我们走了吧”
这其实也就是最后的一次饱饭了吧,不过就算是最后一顿也值了,我既然吃了人家的东西我就要和人家走,虽然我是乞丐但我也是个有骨气的乞丐
我跟他们俩上了车,这是我第一次坐上车不过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
“你们要把我卖到那去,虽然我不值几个钱但器官都是好的,估计也能卖几个钱”
穿西装的男人又笑了依旧的赏心悦目,他捏脸捏我的脸,笑着对我说“你年龄不大,但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啊”“你们带我走我就是为了卖我吗”
老乞丐告诉我如果那天有人要带你去那你还给你好吃的那绝对就是人贩子,他们回先用好的实物诱惑你然后骗你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再把你买给别人或者杀了你卖掉你的器官
“这都是谁告诉你的啊,我们像坏人吗”正在开车的黑瞎子倒是被她的话逗乐了,“他不像,你像”,一针见血,解语花仿佛听到了清脆的打脸声
“好了到了,下车吧”
到了啊,真快,我还想多坐一会呢
下了车我以为会是一片荒凉的地方会有一个仓库我会被里面出来的人拉进去然后去见死了的老乞丐,但我下车后看到的确实一个大宅子。现在做个违法生意还要选这么高大上的地方啊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不过看起来挺老的了应该不是来杀我的
“当家的回来了啊”
当家的,谁
我正在思考这个老头口里的当家的谁的时候那个带墨镜的忽热推了我一下
“丫头,从现在开始,这就是你的新家了”“诶”不是要卖我的吗

我讨厌你

我讨厌你,为什么,我都已经那样对你了,你为什么还是那么坚持

“今天是她的头七,去看看她吧”
“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
“我不想在和她扯上关系”
“不想扯上关系,说的好啊,月芬雪,你这样说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她可以为了你古家的人反目成仇,可以为你抛弃一切,愿意为你遮风挡雨一辈子,结果你就是这个回报她的爱的吗!!
许绵现在很想面前这个女人几个巴掌让她好好的清醒清醒,让她想明白这个世界最爱她最在乎她的人是古琴乐而不是那个遇到一点事就只会往女人身后躲的窝囊废
“凭什么你一个人可以独占她所以的爱,凭什么!她死之前喊的都是你的名字,她想最后见你一面!可你呢,你无情的拒绝了她,你让她带着遗憾走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求你不要再说了”月芬雪是个自私的女人,她一直追求她自己的幸福对于那个最爱她的人反而置之不理
“我现在是我丈夫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我从来不认识什么你口的那个她!!!”
许绵走了,走之前给了她一巴掌,“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她去爱”,的确不配啊
她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等待她可能会是古家的报复,会是痛不欲生的折磨,许绵可能会毁了她的一切,但更让她痛苦的是她的伤心和自责
她为她做了很多也牺牲了很多,但她从来没有在意过她
当她知道她要死了的时候她把这当成了一个玩笑,她只不是认为她又想把她骗出去而已,仅此而已
“你是变态吗,我不喜欢女人”“离我远点,我说了我不喜欢女人”“我已经结婚了,这你可以死心了吧!”
她对她做出的坏事已经不计其数但她却从来没有怪过她
她还是去看过古琴乐的,在她去世的第二年
她没有被葬在古家的祖坟内,而是在她生活的城市里一个简陋的古墓园内下葬的
她的丈夫和她离婚了孩子也被他带走了父母也已经不认她了无论谁都不肯收留她,但最在意她的人也已经不在了
她已经无家可回了,没有人想受到她的牵连,没有谁愿意再为她遮风挡雨了
她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件衣服,钱包被抢走了她也去不了酒店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公园的长椅
开始下雨了,四处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挡雨的东西或者建筑。雨点打在身上很冷但在也没有人会在为她撑伞了
雨下了一个小时都没有停,她已经感觉有点体力不支脑袋开始发晕视线开始模糊神志也开始不清晰了。这大概就是上天给她惩罚吧
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继续她躺在公园的长椅上而是在某家酒店的房间里,许绵坐在她旁边
“她的遗言,她让我照顾好你,我会遵从她遗言”
可能是古琴乐想到过古家不会放过月芬雪所以她早就为她铺好了未来的路
古琴乐把她所有的资产和股票全部转入了月芬雪的名下,其中还包括了古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和管理古家的权利,许绵告诉她有这两样东西在手古家不会对她出手她更不会动她一下
但这都不是月芬雪想要的,她想回到古琴乐和她告白的时候,接受她的告白,和那个最在意她的人在一起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我到底是应该讨厌你还是应该爱你”

她们那点小事(二)

“我说你至于吗,不就看过看个动漫吗,从头哭到尾”“至于,你看过这么感人的动漫吗”“ ,我不看动漫”“你走,我已经无法和你们沟通了”
肖娜一个白眼差点翻过去自己没法和这个疯丫头沟通了自己还是去和厨房好好沟通吧
罗琴川还是坐在那抱着电脑看海贼王小眼泪也一直往下流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
“去把你房间收拾一下,一会师姐要来”“诺雨姐回来了”“嗯 和她老公一起回来了”“我去,诺雨姐结婚了!?对方什么人啊”“师姐去国外本来就是去结婚的,至于对方是什么人,师姐没提过但听说两个人认识很久了”“哦,师姐不会是因为那个人和家里闹翻的吧”“嗯,听说是这样”“天啊,对方是何方神圣啊”“我不知道但你快去收拾房间”“哦,,,,”
说完合上电脑抱着抱枕去收拾房间,一般房间家务都是肖娜收做的,因为她不想因为收拾个房子而被当成拆房子似的被楼下邻居投诉
ping,pang,duang,peng
“罗琴川你别收拾个房间弄得跟拆房子似的行不行,一会楼下大爷又要来投诉了!!! ”“我错啦,,,”
做完饭肖娜直接去了罗琴川的房间,肖娜感觉自己要气晕了在心里大骂自己傻逼,师姐还要有一段时间才来自己干嘛要她自己收拾房间啊,根本就是越收拾越乱啊
“你,出去”“哦,,,,”
罗琴川乖乖出去了说真的她真的怕一会肖娜被自己气的晕过去
肖娜让罗琴川出去继续看动漫自己给她收拾房间,想想罗琴川已经18了这点小事也应该做好了
但是她到现在做家务都跟拆房子似的,想一想这都是自己宠出来的
两个人认识三年了前年才在一起,因为罗琴川小肖娜不敢让干活怕累到她到现在也是自己干家务。罗琴川上学早两年今年都已经上大学了,房子是罗琴川上大学的时候买的,肖娜不希望她住校舍罗琴川自己也不愿意住校舍毕竟近几年校舍出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不安全
房子是肖娜出钱买的但却写的是罗琴川的名字,罗琴川当初问她为什么肖娜也就轻风云淡的回了一句给你的嫁妆
漫画放回书架,手办放在架子上,手机游戏机平板放回床头柜,被子也帮她叠好,垃圾也都丢进垃圾桶,房间干净多了,至少比她进来的时候干净多了
“娜娜,诺雨姐来了”,师姐来了!!
肖娜出了房间看着诺雨站在玄关后面站着一个一米八的女生要不是她一头淡金色长发和看起来像瓷娃娃的脸肖娜差点就没认出来她是女生不过这女生怎么这么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
“师姐,好久不见啊,你身后这位是谁啊”“好久不见,这是我丈夫”“你好,我叫白晴”
“白晴?娜娜,你公司的新总裁好像也叫白晴吧”哦,我说在哪见过呢,等等,总裁!我师姐的老公是我总裁
我的师姐是个Gay而且已经结婚了,而且对方还是我上司,怎么办,在线等,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