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起来

严重玻璃心※玻璃心※玻璃心※
【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自己喜欢的,写想写的。
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
脾气很坏,就这样。
不追文,不还债,不萌cp。
一颗红心向太阳。

【原创】共舞的疯子

疑似上篇的姐妹篇。

这次不是刀子,主讲日常。

林元是美籍,两人是合法夫妻。

不要问我为什么林元没受到法律的制裁

我不知道。

【谢谢读者老爷们的观看】


“你在干嘛…”

伊贝奇·泊碧看着面前的妻子拿着看起来有两指宽的很长的麻绳,她拍了拍自己的脸确定自己早已不再梦里。

“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啊,我本来还想解决完再去叫你起床的。”林元看着伊贝奇甜甜的笑着。

伊贝奇看着绳子上不明的红色,大概也已经明白了不少。

“需要我回避吗?”

“不了,已经解决好了。对了,要吃早饭吗?我今天做了三明治。”

“如果你是用哪个做的话,我想我没什么胃口。”

“伊贝奇,我对你很失望,你居然怀疑你的夫人会给你做那么油腻的早餐。”说着还双手抱胸转过身去不理她。

“好啦,我错了,我亲爱的夫人,我很期待你的三明治。我昨天看到了你买的火腿肉了,这只是一个玩笑。”伊贝奇从后面抱住她,还借着身高优势把头埋进了林元的头发里。林元的头发很香,这可能跟她长期洗头用的薰衣草味洗发水有关。

虽然伊贝奇很喜欢看着她夫人生气的样子,但是后果将会是他回家后没有晚饭还要睡沙发。可她的夫人脾气很好,真正生气的时候很少。

“你不快点吃,今天不用去取景吗?”

“不了,今天我放假,已经忙了好长时间了。我需要把时间更多的放在我的夫人身上。能递我杯水吗,我有点渴了。”

林元耸了耸肩表示默认了她先生用她当挡箭牌给自己放假的借口,并把手里自己喝过一口的绿茶递了过去。

“夫人,三明治配苦茶,这可不是什么好的搭配。”

“但是你不得不承认,绿茶很养生。”

在讲道理这方面伊贝奇永远说不过已经拿到律师资格证书的林元。所以在家里,夫人说的永远是对的。

“你今天还有工作吗?或者什么想做的事?”

“收拾一下咱们凌乱的房间算不算我的工作之一。”林元思考了一会说道。伊贝奇喝了一口绿茶全当没听见。

其实两个人都没有收拾家的习惯。林元每次出门都要很久才回来,而伊贝奇那是真的懒。但即使这个她夫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她。

两个人都是对方的合法伴侣。虽然说认识交往的时间很短,但是在结婚以后虽然还有一些碰撞但还算是生活美满,从而也给了那些说她短暂的恋情不会得到幸福的人狠狠的一耳光。

其实当她宣布要结婚的时候很多人都震惊了,并不是因为对象是个女人,而是因为这两个人才认识不到半年,就算是闪婚这也闪的太快了。

“呵,如果他们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一定会羡慕死我的。”伊贝奇骄傲的说着。

“娶一个杀人犯,有什么可羡慕的。”

“当然值得羡慕,我的夫人当初可是美国诸多女性的噩梦啊。就连现在也有不少关于你的传说吧。”

“都是过去式了,现在电视上的那个小家伙可比我火多了。记得把盘子刷了,我去把衣服洗了,记得一定要洗干净,如果只是用水冲一下的话可是不行的。”

 

“遵命!夫人——”

即使伊贝奇真的是只用水冲一下餐具林元也不会生气,但她还是意外的没有偷懒认真洗好了餐具并把它们整齐的放到了厨房的壁橱内。如果是平时的话她肯定不会这么干,但是她今天的心情莫名的愉快。因为想到以前的事吗?

她想起来当初两人初识的时候。地点在一片漆黑的胡同。那时候伊贝奇只不过是下楼散步随便买个宵夜而已,却不想见到了满手是血的林元,想想那时候她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脚边是一个被切开肚子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伊贝奇没有逃跑而且提出要和林元一起处理掉尸体。

虽然那时候夫人没答应,甚至还差点杀了我。

林元曾经是个一个杀人犯,但她现在已经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至少她在结婚以后就十分安分的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仿佛那个在深夜杀死女人并将其刨开肚子取走子宫的剁子手不是她了。她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为了回报社会她更是考了律师资格证,去拯救那些因为软弱而受到欺压和伤害的人。并且她还是女权主义者。当伊贝奇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差点笑死在新婚之夜。

其实伊贝奇并不反对林元的这种奇怪的兴趣爱好。是的,伊贝奇将她夫人的杀人行为归类到了兴趣爱好内。但在两人结婚之前林元说过她将不会再杀人,好好的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但即使已经说出了这种话,林元却没能做到,不是她做不到,而是有人逼她不这么做。比如今天早上的那根麻绳。

洗好餐具的伊贝奇走向了后院,这个时候的林元应该在后院晒衣服。

今天是晴朗的一天,至少从温暖且刺眼的阳关就可以看出。伊贝奇用手挡了一下,感觉自己真的在家来宅了太长时间了。

林元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她不喜欢刻意的去打本,所以平时也只穿着日常服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头发简单的梳成了一个马尾。虽然夫人只给了她一个背影但这也伊贝奇沉醉依旧。林元的腰很细,从背面看真的给人一种想冲上去抱一下的冲动。但伊贝奇知道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忽然没有一点警示的抱过去,那么那个人可能就凉了。虽然林元不再杀人,但是该有的防范还是有的。

可能是因为职业病的原因,林元很快就意识到了她先生来了。转身回了她一个微笑然后抱着装还没全部晒上的衣服的篮子走了过去。

伊贝奇沉醉在夫人迷人的微笑呢,看着夫人走过来张开了双臂打算等着夫人投入怀中。可最后投入怀中的却不是她夫人,而是那装衣服的篮子。

“把衣服晒好,一会我检查,没晒完你就不要吃晚饭了。”

还没等伊贝奇缓过来,林元就已经越过了她走进了屋子空留她一人在原地。

“夫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