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起来

严重玻璃心※玻璃心※玻璃心※
【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自己喜欢的,写想写的。
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
脾气很坏,就这样。
不追文,不还债,不萌cp。
一颗红心向太阳。

小红线,牵一牵【喻黄】

这原本会是个生贺。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新人写文欢迎捉虫评论。
全文毫无理头,我都不知道在写啥系列。
但可以保证全部甜的掉牙。
私设红娘和月老是一个人哦,男版的时候是月老,女版的时候是红娘。
一位神仙忙死忙活给全联盟牵红线系列。


联盟第一剑客黄少天,一个能让联盟改规则的男人,如今他看着一个站在天花板上头冲下的妹子,用一双睁的跟比目鱼似的眼睛盯着他。

一定是起床方式不对,我再睡一会。

反反复复三次,每次他睁开眼睛,他看见的都是那双比目鱼似的眼睛。

红娘都看不下去了,他沿着墙壁从天花板上走下来,看着这个仿佛少女般用被子挡在身前的剑圣,两手伸过去就把他的被子给抢了。

“不是梦。真的。你起床方式没错。”

黄少天看着这个抢他被子的妹子,他的第一想法不是这个妹子刚刚从天花板上走下来的,而是蓝雨居然有妹子了!

红娘把抢来的被子丢到一边拢了拢袖子用那双比目鱼的眼睛盯着他。

“你怎么进来的啊...”

看来忽然袭击还是不对滴,把少天都吓话少了。

“咳咳,我是红娘,就是掌管姻缘的那个红娘。”

“所以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我是怎么进来的已经不重要了!你难道不想要一个好姻缘吗!”

所以你到底是咋进来的啊...

经过半个小时的友好交谈以后黄少天差不多也清醒了不少,他现在确定了两件事。其一是这红娘其实不单单是红娘,月老红娘都是他,一个标准的女装大佬。其二,这红娘是个神仙,是真的下来给他牵红线的,这个红线的一头是他而另一头却是他家队长。

“卧槽卧槽卧槽,有没有搞错啊!你确定你这姻缘谱真的没问题!我和队长可都是男的啊!你们不只是只牵男女吗!”

红娘盯着他,用那双比目鱼似的眼睛盯着他,其效果跟韩文清 is watching you的效果不相上下。

郑轩感觉今天的黄少有些不对劲,今天黄少特意的避开了队长而且经常跟着空气刷文字泡,郑轩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上次微草来打客场的时候给黄少下了什么诅咒。黄少天今天很不对劲,全蓝雨的人都发现了,黄少今天话变少了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经常和队长粘在一起了而且黄少已经开始和空气说话了!

黄少天当然不会去和空气说话,他在和红娘,不,现在应该叫他月老了。

“老罗啊,你们这个姻缘谱真的没问题吗,你确定不是你老眼昏花看错了吧,我告诉你啊,乱牵姻缘那可是会遭天谴被雷劈的。”

“能不能不要叫我老罗啊...”早知道就不应该把姓氏告诉他。

在只剩黄少天的训练室内,月老蹲在墙角拿着圆珠笔在一个维尼封面的小本子上画来画去,画到一半把本子打开指着他拿笔花圈的地方给黄少天看。

“看清楚,黄少天,喻文州,这可都是姻缘谱上早就登记上去的。”

你以为我是孙翔吗,随便拿一个路边摊两块钱一个还送圆珠笔的本子就能说是姻缘谱随便忽悠我,你看我信吗。

可你不信也要信啊,这真的是姻缘谱。

黄少天站在低头看着月老,月老蹲着地上开头盯着黄少天。

“好吧,你赢了。”

黄少天感觉再这样互看下去了月老可能就会变成红娘了。但说起月老和红娘虽是一人但从模样看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月老和红娘的脸型长的很相似但是从五官上来看还是月老好看一点,而且现在月老一身白衣加上冠的长发,看起来倒是有了几分仙风道骨的姿态。

“嗯...其实我女相还是不错的。”

比目鱼眼睛到底那里不错啦!

“说到底你倒是要怎么牵红线啊,你们神仙不是只要那个有法力的红线然后把它在两个人手指打个结两个不就好可以在一起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自己来啊。”

月老白了他一眼,想着要是那么容易就好了。月老站了起来拍了拍下摆上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并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是要两情相悦才可以的,你们这种的,行不来行不来。”

月老说的话黄少天没听懂,本来想接着追问可这个时候训练室的门已经被推开了,有人进来了。

在蓝雨除了黄少天以外是没有人还能看见月老的,所以如果不想被当成神经病月老建议黄少天不要在有人的时候跟他说话。

“队.队..队长,你这么快就回来啦...”他不是去食堂了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是食堂的白斩鸡都卖光了吗?!

回来的人正是喻文州,可能是被刚刚月老的姻缘谱给吓到了,现在的黄少天看到喻文州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

“嗯,我看少天你没有去食堂,所以就带了些吃的回来跟你一起吃。”说着还晃了晃手里提着的饭盒。

“谢谢队长...”

蓝雨的食堂有多好也只有蓝雨人知道,反正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也不难想象出来。但即使面对着勾人食欲的美食,黄少天现在也一点胃口都没有。

月老坐在桌子上饶有趣味的盯着黄少天,盯得他背后发毛,连拿筷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队长我先去一下洗手间。”说完就一下子跑出了训练室。再这样下去他不是先被月老给盯死就是先被和队长独处的气氛给尴尬死。

月老看了一眼跑出去的黄少天又看了一眼还没反应过来的喻文州,笑了笑也跟了出去。

“老罗你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行不来是!你不是说那不是姻缘谱吗!姻缘谱上记录的不应该就是姻缘吗!为什么行不来!”

呵。月老靠在墙上笑了一下,抬头看着黄少天。

“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黄少天沉默了,他确实被月老的这个问题难住了。他喜欢队长吗?黄少天不敢肯定。他以为自己一直喜欢的是那种前后有肉的妹子,但是直到和队长相处久了以后他这种想法也有了动摇。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完全确定他喜欢喻文州。

“就像我说的,如果两情相悦的话根本没那么对麻烦事,可惜单剪头就不一样啦,麻烦事太多。”

等等!单箭头!?

“老..老.老罗,你..你说的是...队..队.队长喜欢我!?”

“不然嘞。”月老翻了个白眼并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可...可我和队长都是男人啊...”

“啧。”月老靠在墙上眼里写满了恨铁不成钢,这小子怎么一点变通都不懂。

“你以为真的是姻缘天注定吗?不过如果是那么几千年还真是那个说法。但是现在天庭改革,情况就是不一样啦,因为社会在发展,人口再增多,最近国家不还开放二胎了吗,我们提倡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改革的只要目的就是帮助你们人类减少一定的负担,所以管你是男是女,在一起就好啦。我说,你不会是害怕吧。”月老虽然是神仙,但他也没少接着下凡出差而用公款旅游这些事,他活的时间长见多的,人家的真善美,丑恶不堪,他都见过。

现在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吃一个字来,感觉有什么卡在喉咙里,想说什么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在这冷静一会吧。想清楚告诉我。我总不能以为一个耽误别人一生。”月老说完就走了出去,留下黄少天一人坐在马桶上沉思。

月老一个人在蓝雨里晃悠,他是神仙并不怕别人看的见他。不过他好像错了。

“仙师请留步。”月老跟喻文州擦肩而过,本以为可以安然自诺的走过却不想被人叫住。

“你小子看的见我?”

“仙师可否借一步说话。”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黄少天还在卫生间内苦思自己的感情问题。他似乎有点老罗走的时候最后一句话了。如果成不了那么这段感情就算断了,老罗是神仙这种事肯定能办到。不过他真的可以接受队长爱上别人吗?他也并没有想要霸占队长的意思,明明不喜欢人家却还要霸占别人的感情,这是坏人才会做的事,黄少天可以一个正直红苗好青年。越想越乱,明明喜欢就是一句话的事啊!

“我说你到底看上他那点啊。”月老坐在蓝雨训练室的桌子上,拖着腮帮子看着面前的喻文州。随说这种感情问题他早已见识多了,但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死心眼的。

“诶,我说,你要不算了吧,看他那怂样儿,我看没戏。我给你安排个好的,绝不比黄少天差。”这年头,月老都劝分不劝和了。

喻文州摇摇头,很明显的拒绝了月老并表示他只要黄少天一个,谁都没法代替。

“啧。你俩以前的事我可都知道啊,他那时候可没少欺负你啊。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以前的事可以慢慢算,我并不急于一时。”

在青训营的时候确实发生过不愉快的事,虽然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但是喻文州还是都记在了小本子上,等着以后变本加厉的要回来。如果要说喻文州什么时候喜欢上黄少天的话,就是第四赛季。

“小傻子。听得见不。”

老罗的声音?月老一声把黄少天从思考的深渊里拉出,但是黄少天却并未看见他本人。

“这是我用法术在跟你说话,你不用回我,老老实实给我听清就行。”月老说完这句话就没声了,在有声音传来的时候确实喻文州的声音。

“那时候的蓝雨跟现在不一样,刚出道的少天和我就担任正副队长一职,外界对我们也有着很多质疑。那时候刚接手蓝雨和索克萨尔的我,受到的质疑是最大的,有的时候甚至在比赛结束后面对那些质疑个不满有很想怼回去的欲/望,但是作为队长,我不能也不可以这么做。那时候虽然算不上最低落的日子但也消沉过一段时间。”说着喻文州还笑了笑,不知道是感叹还是在自嘲。

“不过少天好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他甚至还来安慰我。少天在哪个时候拉了我一把。虽然以前有些愉快,但是跟那个时候比起来好像都不算什么。”

“我说的这些,仙师可以懂吗?”

“懂吗?”月老没有立刻回答喻文州而是先呼叫了黄少天。

现在的黄少天有点大脑死机。他从来没想过第四赛季的那句话对队长起了那么大的作用,甚至让队长喜欢上了自己。脸有点发烫,心里还有点高兴。

月老走出了蓝雨的训练基地,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拿着小熊维尼的本子改这写那路都不看。等翻到喻文州和黄少天那一页时,月考拿红笔打了个对勾,骄傲的笑了。

“好啦,该去下一个地方啦。”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