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起来

严重玻璃心※玻璃心※玻璃心※
【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自己喜欢的,写想写的。
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
脾气很坏,就这样。
不追文,不还债,不萌cp。
一颗红心向太阳。

【原创】Carnival

三流写手新人上路。

bug巨多,毕竟我也不是专业的。

所有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人物全部原创。

谢谢各位观众老爷的观看!

我的身体里,可能住着另一个我。也很有可能不止一个。

我看着面前名为【医院】的建筑,选择走了进去。

我生病了,我需要治疗,所以我来到了【医院】。如果它是真正意义上的医院的话。

我来到这里的事情并没有告诉父母,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孩子没有【生病】,他们觉得我是正常的。但是我不这么觉得。

看着父亲一次一次为‘我’得行为向别人低头道歉赔罪,看着每次母亲因为闯祸的‘我’流泪的时候,我感觉如果没有‘我’该多好。我开始厌恶自己,我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另一个‘我’的存在,直到我失去意识的次数越来越多,做错的事也越来越多。父亲和母亲其实想隐瞒这件事,但在我的追问之下,父亲还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我。从我的父亲口中得知,另一个‘我’恰恰于「我」相反。。从‘我’做的事就不难猜出,毕竟我是真的没有那个胆子去做那些事。

我必须做点什么了。

我毫不犹豫的走近了【医院】。这里好像是可以接纳我的地方,因为我知道在【医院】有很多人跟我一样,他们也【生病】了。

【医院】内部很热闹,我想它一定每天都这么热闹。我刚走进去没多久,就看着一个几个男护士拿着电击枪和绳子,神色急急忙忙的,看着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再被追捕。再往里走走,两个护士在病房外面哭,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我在一个门口停留了一会,里面吵吵嚷嚷的好像是在发生一场‘大战’,里面有什么东西落得声音,听起来很乱,尖锐的女音透着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的墙壁传入我的耳朵,离开以后我还是有一点耳鸣。当我来到问诊室的门前时,一个小孩在门旁坐着,她好像是知道我要来了,把头抬起来看着我。说实话,那眼神无论怎么看也不应该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我被那眼神看的有些害怕。

这【医院】唯一的正常人可能就是这些医生大夫了。

我的面前是一位男医生,姓苏,他是中国人。他看起来很正常面对我的时候也很自然,诊疗室是新打扫过得,他脚边的垃圾桶袋子是新换上去的,而且诊疗室有一扇窗。窗帘看起来很新,阳台上看不到一点灰尘,阳台上摆着的玫瑰的花瓣上还有水滴。而且他还洗了澡换了新衣服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下,但是从他眼边无法遮挡的黑眼圈来看,应该是为了【患者】们操了不少心。

我把我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医生,他估计是像我一样的人见多了,从我说的话中很快就分析出了我的病症。

多重人格障碍。我的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我’但他不是「我」,他是跟我有一个身体的另一个人。但是苏医生对我的病况很好奇,因为他问了我的家庭情况和平时经历,他感觉像我这样一个人,应该不会是那种【病人】。

确实,我的生活跟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一样,生活经历也是平平凡凡,如此普通的我准确的说应该是不会患有这样的【病症】的。

但是很不幸,我没有骗人。我真的病了。

“我可能经历过什么,但是我好想忘了…”

我的记忆有一段空白期,但是那是很小时候发生的事,我忘了那次事件的经过,但那件事的开始和结束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我童年时的一大阴影。我不愿意去回忆,所以我也没有告诉苏医生。并且我感觉这件事对我的【病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我是最近才【发病】的。

“没关系,你不想说的大可不说。”

在苏医生确诊以后,一位护士推门走了进来。苏医生让她带我去病房,他要留在诊室安排我的治疗方案。护士小姐看起来也是个【老干股】,她很温柔,也没有像刚刚我路过碰见的在哭泣的护士一样,她好像经常面对像我‘这类’人。她在进来的时候还冲我笑了一下,是一个很温柔的笑容,可在她的脸上那微笑却变得有些公式化。她的皮肤是白色的,但抛开肤色来说她长得像极了华人。

护士小姐带我走了一路但除了开门时的那一笑以外,就没有任何的接触,连话都没说上几句。

我的病房在三楼,因为电梯正在维修的原因,护士小姐带我走了楼梯。而我也成功的遇到了我的第一位【病友】。

Lilian。

当我和护士小姐走到二楼的走廊的时候,一个人从楼上还有三四个台阶的地方跳下来抱住了护士小姐。护士小姐看起来虽然瘦小但却并臂力惊人,在那么大的冲力之下还是稳稳的接住了这个冲出来人,还抱着她转了一圈。我并没有看见突然出现的人的全部面貌只看到了金色带着大波浪的卷发,但她身材可以算的上非常丰满,就算简单的病号服穿在她身上也有一番独特的风味,并且她的上衣衣扣并没有扣好,胸前露出一大片光景,而且她里面似乎没有套衣服。如果不是现在的神经有点虚弱,作为一个成年男性我可能就有反应了。

“Lilian,你为什么又跑出来了。”

“当然是为了见你啦。我亲爱的Larey,你该真的不会以为那群废物真的能困住我吧。”女人的声音带着成熟的魅力,十分的柔媚。她应该是一个十分有‘经验’的人,在某些方面。

“我要工作,Lilian,我感觉我们有什么可以晚上谈。而且你这样会又被关【小黑屋】的”不过虽然Larey护士这样说着,但似乎并没有放开的意思。

她们亲热的仿佛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不过【小黑屋】又是什么地方?

“我感觉不行,因为我刚刚好像又惹毛了一群人。而且Larey你知道的,我可并不怕被关进那黑漆漆的屋子。”

还真是小黑屋。

我看着面前这位窜出来的女士,想着原来我进门看到的那一群是在追她啊。她身上的病服,她应该跟是‘一样’的人,但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才能让那几个男医生如此的慌张。虽然这位女士的穿着十分奔放,而且听着她和护士小姐的对话就能看出这两个人的关系很微妙。直到脚步声袭来,Lilian强/吻larey护士后意犹未尽的‘逃走’之后Leray护士看着Lilian背影那宠溺的微笑,我就能确定这两个人的关系不单单是病人和医生的关系了。我并没有感觉到惊奇,毕竟在英国,这种现象并不少见。

“抱歉,让你见笑了,她叫Lilian算是你的病友。”

看来就在刚才Leray护士也并没有完全无视我啊。我这样想着。

“那请问,Lilian小姐得的是什么病。”我跟在Leray护士的身后,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关于Lilian小姐的病情,她看起来很正常,除了在穿衣方面。

Leray护士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她似乎想转身但及时转了过去。

“Lilian她,得的是狂躁症,不过这不是她的错,她的病因是因为基因遗传。她其实是个很好的女孩。至少她没发病的时候。”说着她的右手紧紧攥紧又很快放开。

怪不得。

虽然Leray护士说的很少,但是通过她的话语中的信息,她在袒护Lilian。从她最后一句话就可以听得出来。虽然我不能从一个人的表面来评价这个人,更何况我跟她也会有一面之缘而已对对方的了解也只不过是知道人家名字而已。但是如果Lilian小姐以这副样子出现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那么估计第一印象并不会跟‘好女孩’靠拢。更何况她还是一名狂躁症患者。虽然在以前我并没有接触过这种人,但是通过网络或者身边的消息我可以得知,狂躁症是一种会‘伤害人’的病症。如果她没得这个病是不是会好一些。我在Lilian走的地方停留了一会。

刚刚我在门口遇到的那群男护士走了过来,在他们看到Leray护士的时候好像有要停下的意思,不过他们来这的时间应该不短,像Lilian和Leray这种丝毫不在乎在别人面前亲热的爱人们,这件事应该已经全【医院】皆知了。他们看了Leray护士一眼就走开了,Leray护士也冲他们笑了一下,目送他们离开。

“Lilian很喜欢耍他们玩。”在确定那些男护士已经走远之后,Lerya护士这样跟我说。

Larey护士把我带到了病房,她在路过另一件病房的时候走的似乎特别的小心而且也压低声音跟我说让我尽量的放轻脚步声。她似乎怕被听到或者被发现。

“这里住着一个特别的【病人】,你最好不要打扰到他。”

病房跟所有医院的病房价格都一样,不过走进来的时候会发现这里的显得要大一些而且还是单人间,配置都很齐全。但其实很多都跟普通医院一样,特别的地方应该就是他有一个向阳的小阳台。

还没等我问Larey医生就已经提前回答了我想说的。

“毕竟来这里的人,都不是太适合住在一起。”她的声音回复的期初的音量,看来这【医院】的隔音效果似乎也不错。“所以我希望你习惯一个人起来,因为这样在这里说不定能避免很多麻烦。”她的话像是提示又像是某种警告。

“我自从高考以后就搬出来住了,我也很喜欢一个人居住。”

Larey护士看着我漏出了好像满意的微笑。在她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完全理解她的意思,她说能给我避免很多麻烦,难道是为了减少给医护人员带来的麻烦吗。不过也看的出来,就Lilian小姐一个人就够那么多人操心,过何况这所医院还有多少个‘Lilian小姐’。

我拿着病床上摆的整齐的病服走了病房里的卫生间。换好病服的我看起来真的像个虚弱不堪的病人。从镜子里可以知道我看起来有些瘦弱身上的病号服穿起来都有一点肥大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前段时间的原因我的脸一直是苍白的。这让身为白种人的我显得更加的病态。当然,有的时候我也怀疑这是因为我长时间坐工作室的原因,还记得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时差都是颠倒的。

我从卫生间走出来以后,晃晃悠悠的走向了小阳台。左右看了看,好像每个病房都有这么一个小阳台。但是现在在着的只有我一个人。

阳光照在身上,却感觉不是暖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