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起来

严重玻璃心※玻璃心※玻璃心※
【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自己喜欢的,写想写的。
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
脾气很坏,就这样。
不追文,不还债,不萌cp。
一颗红心向太阳。

欢迎回来【老王生贺】

#祝小队长19岁生日快乐!

#原创人物警告

#非原著警告

#老方后期才露脸

#背景是瞎掰的,别较真


大年初一的早晨,北京城前夜刚下过雪,现在还都没有醒。天还没亮透。

“现在是不是除了扫地的环卫工人以外,就只有我们两个在外面闲逛啊。”

两个人走的地方估计是还没有来的及清扫,脚下的雪都是新的。鞋是新的,第一次穿,踩在雪上都没有一点黑色。路上一点闲人都没有,只有两个人走在路上留下一排脚印。

两个人为一男一女,如果是长期观看{荣耀日报}的人,应该很快就能认出来这两个人。

微草研究所的现任所长和来自俄罗斯的利尔教授。两个人在研究仿生体方面都为自己的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如今两人合作的研究成果也足以撼动全球。

但如今两个至少都拿过三个学位的教授却在大年初一连一辆出租车都打不到,只能慢悠慢悠的往自己的住所走。

两个人的新年都是在在实验室里度过的,其实所里因为大部分新任的研究人员都是刚毕业没有就的新人的原因早早地就已经放假,但最后两位教授留了下来,为研究数据做最后的核对。

其实政府并不着急跟两位要实验的研究成果,两个人完全可以在‘漫长’的年假之后再开始最后的核对。但两位教授都很急,这可是关系到两人爱人的问题,怎么可能不着急。开展了两年的项目,现在至于要开始谢幕了。

“我现在真的好想快点跟你对象换回来。”

“你以为我不想吗,不过照上面的制度和办事效率来说,估计你还要在中国多待一段时间。”

利尔啧了一声,用中部北方的方言说了句脏话。王杰希还提醒她女孩子不能说脏话,但却被瞪了一眼。

“我想吃饺子,原来祁染过年都会给我饺子的。”

“我还以为你吃了两年的‘实验室快餐’味觉都已经坏掉了。”

年轻的女教授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能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长皱纹是衰老的警告,她家小女友不喜欢老女人。经过两年的合作,利尔的脾气越来越好,从最初的的卷袖子准备干架到现在清风云淡自我安慰,越发成熟的教授真的改变了很多。

王杰希在b市有自己的房子。而利尔因为研究项目需要的原因基本很少出入实验所以外的地方,早已把实验所当家的利尔都快忘了政府给自己安排的住所在哪了。

离利尔的住所还有一段路程,但经过刚才两次的交战,俄国教授现在一点也不想理王杰希,所以两人至刚刚最后的对话以后,两个人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

最后这场‘冷战’还是以利尔忍不下去而告终。俄国教授从小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这一点到时候隔壁某实验所的副所长有一点像。

“诶,你说说,你当初怎么跟方士谦在一起的呗。”教授虽然在外人面前稳重冷静但其实也是个喜欢打听八卦的主儿。其实王杰希和方士谦的事她从刚进所就开始打听但是奈何所里的成员大部分的都是新成员,正真认识方士谦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即使她用了各种手段来威逼利诱方士谦的亲徒弟都没问出来个一二来。

“就那么在一起的呗,还能咋地。”王杰希知道教授当初打听的那些事,也知道教授最后什么也没打听出来,索性甩出最简单的答案给她。虽然王杰希是真的有点不想说当初是怎么跟方士谦在一起的。

“真的假的,我怎么还听说你两当初关系还不是很好啊。”年轻的教授脸上挂上了即将要扳回一局的微笑。

走在她前面的王杰希停住了。利尔看到了胜利女神的微笑。

“对啊,我们两当初关系是不怎么好。”

王杰希觉得如果他身上带了手机那么他一定会把现在利尔的表情拍下来,真的太适合当表情包了。

俄国教授被不按套路出牌的王杰希弄得笑容彻底消失,她多希望能快点那上边那些家伙能办事有效率一点,然后她就会立刻回国,这辈子都不回这来了。

旅游也不来了!

随后的路程真的是安静的可怕,如果不是已经开始有来来往往的路人的话,可能王杰希都不记得自己旁边还站了一个人。这绝对是王杰希认识利尔以来这位教授最安静的一次。

就连分开走的时候连句再见都没了。

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以后,王杰希的身边就真的没人了。

他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走着,天气有点冷,他双手插兜,但还是因为特殊体质的原因双手就是暖不起来。如果放在两年前,还是会有那么一个人把拉着他的手放在兜里或者攥在手里想尽办法让他暖起来的。

如利尔所说,他在最初担任所长一职时,最不满的的反对声音最大的就是方士谦。那时候的两个人两人的关系真的十分的不友好,跟现在的利尔差不多,但是两人最多的还是冷战和嘴皮子上的战斗,绝对不会出现物理攻击现象。两人的关系缓和也是在微草的项目第一次拿到冠军之后。方士谦彻底肯定了王杰希,虽然嘴上还是那么不饶人,但是冷战的次数越来越少合作也越来越默契了。

而两人确定关系是在第二次夺冠之后,可惜在那之后,方士谦就不得不接受上面的调动,出国了。方士谦离开以后王杰希总感觉身边少了什么,微草也在那之后没有拿过冠军。

如果说王杰希这这两年之内干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大概就是答应了这个项目。

不过都快要过去了。项目比预想中进行的还要快,用不了多久方士谦就可以回来了。

不过今年新年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王杰希回家之后隐约感觉有哪里不对,家里的猫没有来抓他裤腿讨吃的,玄关处多了一双皮鞋,往里走还能看见一盘卖相并不是很好看的饺子。

还有原来坐在沙发上听到门响就站起来迎接他的人。

这时候的王杰希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最后他也只说了一句。

“你哪来的我家钥匙。”

笑容渐渐消失,我大老远调着时差冒着雪天坐着俄航回来你,还给你包饺子,还帮你喂猫,你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方士谦有点生气,甚至想回俄罗斯。

王杰希这句话当然也是开玩笑的。他只是没想到方士谦现在会站在自己面前。两个人在分开的这两年内一直都是视频电话联系,有的时候还要调时差才能有机会打一两次电话。但即使这样两人还是保持着一个月至少两次电话,就连项目最后尾声最忙碌的阶段,王杰希还是会挤出时间给方士谦去一个电话。

王杰希衣服都没脱,身上还带着一股寒气。忽如其来的拥抱让在室内已经吹了半天空调的方士谦打了一个寒战。但他还是反手把人搂在怀里。

“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