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起来

严重玻璃心※玻璃心※玻璃心※
【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自己喜欢的,写想写的。
看不看是你的事,写不写是我的事。
脾气很坏,就这样。
不追文,不还债,不萌cp。
一颗红心向太阳。

【原创】也许这是爱吧

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系列。

是坑,有后续,会填。

结局be高能预警。

【想想我还能说点啥。】

【谢谢各位观众老爷们的观看。】


“我要嫁人!”

“管我屁事!”

魔女被迫离开她温暖的小床,而且还要招待这个不请自来的皇族公主。

“你要嫁人关我屁事啊。”

“可你是魔女啊!”

“这跟我是魔女有个屁的关系啊。”

“童话故事里不是经常写公主被魔女抓住然后就会有好心的勇者来就她啊。”

魔女感觉自己面前坐了一个傻子。

魔女,一个非典型三好魔女。不下毒不诅咒不搞事,除了没事溜溜自己的龙家门都不出一下。她之所以被扣上魔女这顶帽子完全是因为王国魔法部的那群老东西忌讳她,所以在四处传言说她是个坏人。

“我凭什么帮你。”

“我可以帮你洗脱魔女的‘罪名’,这样你就可以在王国之能只有行动了。”

“你看见我外面养的龙了吗。”

“看见啦。”

“那你认为我会怕那些所谓为过国家效力的白痴吗。”

虽然魔女说的清风云淡,但却给了公主致命一击。魔女的名声确实很大,而其中的原因并非全是因为她的魔法有多厉害,而是因为她有着这世界上仅存的唯一一条龙。而这只龙只听命于魔女。龙是可怕的,因为它可以轻易的毁灭一个国家。就是这一点,国家的人对她有爱又怕,爱是因为只有她在就没有敌国敢来冒犯,怕是因为如果哪一天她不高兴就让龙毁灭这个国家。因为这个,即使国家的大街小巷都挂满了魔女的通缉令,皇室也已经掌握了她的居住位置却没有任何人真的敢与她开战的原因。

“小公主,你爹都不敢随便来惹我,你算什么东西啊,老老实实回家,等着你爹给你准备的包办婚姻吧。”魔女站起身来走向门口打开门比了一个请的动作,大概是没有‘亲手’送她离开的意思。

“我不走!我还不容易才来到这里!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的离开。”公主的态度看起来很坚决但其实是因为她也是没办法离开这里。魔女居住的地方被称为等待林,是一个危险多如牛毛的森林,她来到这里就已经失去了所有跟随她的护卫。

魔女抱胸倚在门框上看着她,看起来大概是没有再请她离开的意思。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你帮我!”

“我凭什么帮你。”

“如果你帮我,在我登基之后我便会把你立为国师,并且废除魔法部。”

“咱们西欧风哪里来的的国师啊。”

“帮帮我吧!求你了!”

魔女很讨厌发燥吵闹的地方,要不然她也不会一个人跑来等待林的深处居住。在公主的软(fan)磨(ren)硬(chao)泡(nao)下,魔女不耐烦的答应了公主的请求,但条件是在事成之后要向国民宣布事情的真相。她可不想因为一个傻子而被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公主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且请求魔女将消息传出去,因为跟她来的侍卫已经在路上全部阵亡了。魔女嫌弃她事多,但还是召唤出了人偶让他离开森林去给外界传播消息。

“你的人偶办事效率真高啊,这才一个月就连离得很远的国家都知道了。”

公主在魔女的水晶球里看着森林内的转播。人偶已经出去一个月了,这段时间里公主通过魔女的水晶球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跟童话书里写的一样,这个消息传到她父王哪里的时候父王很伤心而且下令寻找能救出她的勇士,事成之后并将她许配给救出她的那个人。

“就这群歪瓜裂枣,还想救你。”魔女透着水晶球看着那些自称王子勇士在森林前大喊我要救出公主结果刚进森林没两步就被野兽撕碎的蠢货们无情的嘲笑着。这才是一个月,魔女养在森林内的宠物们三个月的口粮都下来了。

“你做事也不要那么绝嘛,到时候我要看上哪个你就放点水呗。”

“啧,就你事多。”

“嘿嘿嘿。”

仅仅一个月公主就已经魔女的性情给摸的一清二楚了。魔女跟传闻里的根本不一样,她虽然住在等待林的深处,森林里某些野兽也是她的宠物,她也确实饲养着一条龙,但她跟那些童话里的坏人魔女完全是相反的。魔女脾气不好爱骂人可从来不动手,嘴上说公主事多但其实公主想要的魔女都会满足她,有懒癌却很爱干净至少公主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并不算大的小木屋里一直是干干净净的,是个傲娇说的话反过来听就好了,而且魔女有起床气还喜欢赖床有的时候魔女可以在床上赖上一整天。总结来说,魔女还是有很多萌点的。

被摸透性情的可不止有魔女一个,相处了一个月魔女也看透了这位来着皇宫的公主殿下。跟公主住了一个月,魔女真的好想赶快有哪位勇士能来救救她,赶紧把这个麻烦精给娶走吧。魔女不是很理解历届前辈们为什么都要去绑架一个啥都不会干只会吃白饭,不能弄死还有每天给她提供着提供那最后还要被别人救走的公主。根本就是自找麻烦。

魔女看着公主有些烦躁。早就习惯一人生活的魔女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擅自闯入的公主,但不是到为什么就是不肯让她离开。这种想法使魔女感觉自己很奇怪,自己又没在这家伙满月的时候见过她也没给她下什么诅咒,自己那么在乎这个麻烦精干什么。,魔女越想越气到最后连转播都不看了,带着一肚子的无名火钻进了小黑屋开始研究自己的药剂。公主到时没感觉魔女有什么异样,反正她都已经习惯了魔女这个样子了。

魔女是个全素主义者,她忌荤腥,在跟魔女生活在一起后公主就再也没有从做桌之上看见过肉类,刚开始她还试图反抗过几次但随后魔女饿了公主几天公主就老实了。即使这是一片森林,野味也肯定不会少但是公主却从来没有打过他们的注意,毕竟公主抓不抓得住是一方面,再者公主这门一个人来到深林谁是野味就不一定了。但是今天公主竟然在桌子上见到了肉,虽然只是一条看起来并不是很美味的烤鱼,但是比起前段时间一直吃的大白菜和胡萝卜比起来,简直就是人间美食啦。

公主用感激的眼神看着负责做饭的人偶,人偶温柔的笑着指了指魔女小黑屋的门,魔女没有给她说话的能力,所以她只能用手势告示公主是魔女吩咐她做的。但是单细胞公主只能理解为因为魔女今晚不吃饭所以人偶小姐姐才给她做了这条鱼,并且用手势回复她会保密的。反正这两个谁都没读懂对方的意思。不但是晚饭就连快休息的时候都没见魔女又要从小黑屋出来的意思。公主也没管她,洗了个澡就去睡觉了。其实并不是公主不想管而是不能管,记得上次公主想去叫在小黑屋里的魔女只是打来了一个门的细缝就被魔女丢到了外面跟龙睡了一晚上。从那以后公主路过小黑屋都要离得远一点走。

“不是吧,她在里面待了一晚上吗?”公主醒来摸着旁边冷冰冰的床位这样说着。

吃过早饭后公主告诉人偶要不要去看看魔女但人偶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开始整理她用完得餐盘。

“她在里面不会出什么事吧。”公主有点担忧的想着。毕竟魔女也是人。

“你说你主人怎么啦,都多长时间了,她怎么还不出来啊。”公主等不到魔女出来只能跟阿罗抱怨。阿罗就是魔女养的龙,一只跟传言里除了力量相符其他完全相反的龙。阿罗是一只很温顺的龙,公主不开心的时候都可以找它诉苦,等公主被魔女丢出来的时候它还会贴心的让出一点位置。它曾经还驮着公主在等待林的上空飞过比骑在马背上还要爽,要知道这辈子除了魔女谁能有这样的机会啊。阿罗的体型很大身上的鳞片还是凉丝丝,如果夏天能靠在它身上那真的是避暑的不二选择。

阿罗虽然通的人性但毕竟是只龙,再怎么聪明也不能期待着它口吐人语,阿罗也最多用尾巴轻轻地拍拍公主的头以示安慰了。不但是公主不懂魔女,就连跟了魔女很长时间的阿罗都未必觉得它懂得主人。见到主人的时候它还是一只幼崽,那时候的主人也不大才十几岁刚出头。那时候人类大肆屠龙除了它意外它的家人无一幸免,它那时候被母亲藏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没有被人类发现才得以幸免,最后它被主人带走并保了下来,期初主人还没有带着它搬进等待林,主人跟一群人类生活在一个名为村庄的地方,主人那时候还是会笑的。

公主又无所事事的度过了一天,晚饭还是大白菜和胡萝卜虽然跟着魔女已经吃习惯这些了但是看着对面空出来的位置公主也有点吃不下饭。

被窝有点冷,原来魔女在的时候被窝一直是暖暖的也不知道是因为魔法还是因为魔女自己。

夜已经深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魔女不在的原因公主说的也不是很沉。因为木屋里只有一张床的原因从两个人一起生活后魔女和公主晚上索性就睡到一起了,虽然有的时候公主会被丢到外面与龙共眠。魔女有的习惯就是晚上一定要抱着什么睡,原来魔女抱着的一直是枕头但在和公主同床以后魔女枕头都省了晚上直接抱着公主睡。有暖喝的大活人可以抱为什么还要去抱冰凉凉的枕头。

公主半夜醒来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后面抱住了她。森林里除了她和魔女意外不会有第三个活人了。

“出来啦。”

“睡觉。”魔女抱着她后腰的手又缩紧了,从语气上听有些疲累还有些不耐烦。

魔女比公主至少大十岁但却还是有一股小孩子气。不过被魔女搂着公主心里也莫名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这种安心的感觉终结于第二天早晨。

“你松开我。”

“我不要。”

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但这两人还在床上僵持着。

公主是被良好的生物钟叫醒的,魔女还没醒手还是跟晚上一样紧紧的搂着她。公主想着这里又不是皇宫多赖一会床也没有什么关系的,然后就陪魔女又在床上赖了两个多小时。可就算公主的生物钟允许她这么做公主的肚子却不允许。但公主只要一坐起来或者有什么动作就会直接被魔女压下去。

“我饿。”

“我不饿。”

讲点道理啊!

在公主奋力反抗的的情况下,她没有错过她的晚饭。因为人饿了什么都吃的原因吧,即使餐桌只有没有油腥的蔬菜公主也加了两次饭。而且看着对面的魔女真的特别下饭。

“你这两天都在干什么啊,怎么在屋子里待了那么长时间。”公主怕魔女在吃过晚饭后又钻进小黑屋特意把魔女拉出来看星星。虽然最开始魔女还抓着门板态度非常坚决地表示她一点都不想不出去。

“我在研制魔药啊。”可能是因为被强行拉出屋子的原因,魔女的语气和脸色都不是很好。

“什么魔药!”

公主对魔法并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她在皇宫里的时候也挺母后说过关于魔药的事情。不同的配方配置不同的魔药,不同的魔药有着不同的作用,越是高级的魔法师越可以做出高级的魔药。

“跟你有关系吗。”魔女看着公主脸上只有不屑和嘲笑。

公主能怎么办,公主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保持微笑。

从阿罗哪个角度看,两个人坐在屋顶上啥都不说,就一个劲的抬头看星星,头发还没梳起来被风出的到处飞,说真的跟二傻子没啥区别。

“为什么我从来没听你提起你的父母,你一直是一个人吗?”话题是由公主挑起的,因为跟魔女坐在一起没有可以聊的话题的话那么身边就只剩下无尽的压抑了。虽然有的时候魔女会不理她也会一句话把这话题堵死。

魔女转过头来看公主,她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跟公主说话,她就静静的看着公主。魔女要比公主大但其实她看起来要比公主年轻。魔女并不如外界所传有着迷惑人心的外貌,魔女长得很普通大概就属于丢进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到的哪一种,可能是是因为前天熬夜的原因魔女眼眶边出现了淡淡的黑色。魔女长相一般但是她的眼睛却意外地好看,魔女双眼的瞳色是祖母绿,而且也是一双迷人的桃花眼。这可能是魔女身上唯一的特色了。但每当两的人对视的公主都会沉浸在那份祖母绿内。

“他们早就去世了。”魔女的语气很平淡就像说的并非她自己一样。

“诶!?”

“我母亲跟我一样是个懂魔法的人,但就是因为她不肯效忠皇室,所以被以研究黑魔法的罪名处以火刑,我父亲为我母亲辩解,最后也是一个下场。”

公主从她的话里听不出一点双亲去世的悲伤,魔女的语气一直很平淡,跟她骂人时候的语气都相差甚远。

“一会要下雨了,我不陪你了。”魔女说完就从屋顶跳了下去,公主一点也不担心她又是反正下面还有阿罗接着她。不过这万里晴空哪有一点要下雨的样子啊。

魔女嫌弃的看着被淋成落汤鸡的公主丢给她一条毛巾让她快点去洗澡,生病可没有人伺候她。公主拿下盖在脸上的冲魔女做了个鬼脸然后趁魔女还没跳起来跑进了浴室。等她出来的时候魔女已经换好了衣服现在正坐在床上看书,旁边开着一盏小夜灯。

“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呢,正打算让人偶进去捞你。”

“每次都这样你也不知道换点别的说。”

公主爬上床钻进被子里面,被子暖呼呼的盖在身上感觉特别的舒服。

“你在看什么?”

“你看不懂。”

你都不给我看你怎么知道我看不懂。公主不满的想着。

魔女合上书放到了床头熄了灯钻进了被窝。

“你身上什么味儿,怎么这么香。”

“嫌弃你别抱着啊。”

魔女理都没理公主抱着公主就闭眼睡过去了。

其实公主身上摸了一些香粉,这是她当初从皇宫里带出来的,有安眠的作用但是因为来的匆忙只带了一点。公主看着已经睡死过去的女巫感叹这个香粉真好用。


评论

热度(1)